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姝伊

不念过去,不忧未来,静静等待春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些情愁——再读《钗头凤》  

2014-02-25 10:21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那些情愁——再读《钗头凤》 - 静待春来 - 静待春来

  

 

   1155年一个寻常春天,春色撩人,陆游与唐婉在沈园不期而遇。三十多岁的陆游,经历了伤痛的打磨和世事的洗练,在眉宇间淡淡的忧愁,更增添了几分成熟男人的魅力。自分别之后,他一直担心牵念唐婉,如今一见看出来她更加消瘦了。唐婉的丈夫赵世成对唐婉大度包容,他热情招待陆游,奉上美酒。美酒美景美人,在心中积郁多年的爱情,在酒精的鼓动下,在春色的撩拨中,陆游再也无法堵住情感的堤坝,它们就像洪水一样喷涌而出,于是他挥笔在墙壁上写下了《钗头凤》:

“红酥手、黄滕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东风恶、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。错!错!错!

 春如旧、人空瘦,泪痕红浥鲛绡透。桃花落、闲池阁,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莫!莫!莫!”

多少心事,多少离愁,多少无奈,多少伤心,一时间,这首词字字如刀,剜戳着唐婉的心。看到这首词时,她一定泪如雨下,或者哽咽不能语。她再也不能把那爱与伤,情与痛,深埋心底,于是一吐心中的哀伤和悲愤:

“世情薄、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。晓风干、泪痕残。欲笺心事,独倚斜栏。难!难!难!

 人成各、今非昨,病魂常似秋千索。角声寒、夜阑珊,怕人寻问,咽泪装欢。瞒!瞒!瞒!”

在人前,咽泪装欢,在深夜,独倚斜栏,一个女人的委屈和无奈,伤痛和哀愁,就像一枚枚苦果只能独自强咽下去,还要面带微笑,强颜装欢。如果不是偶遇陆游,如果陆游不把物是人非的那些爱意和怀念,如狂风暴雨般得敲打着唐婉的心,大概她虽心如洪荒,但也能平安终老。但是,这次的相遇,题在墙上那悲伤成雨的诗词,成了她此生再也过不去的坎儿。《齐东野语》中记载“未久,唐氏死”。这句话节俭得几乎不像话,但这就是结局!也许因为人生的过程无论多么曲折离奇,但最终的结局都是那么简洁吧。唐婉死时30岁,按理说正是一个女人最有风韵,最风华正茂的年龄,一朵鲜花就这样零落成泥碾作尘了。可陆游呢?活到了85岁高龄,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,这个年纪都能算是老寿星了。他有6子,子子孙孙的倒是子孙满堂。他想到早逝的唐婉,会心生愧疚吗?又50多年过去了,陆游垂垂老矣,但唐婉一直是他心口的一颗朱砂痣,他一直不敢靠近她的墓:

“路近城南已怕行,沈家园里更伤情。

香穿客袖梅花在,绿蘸寺桥春水生。

 

城南小陌又逢春,只见梅花不见人。

玉骨久成泉下土,墨痕犹锁壁间尘”

人生自古伤别离,多情的人总会被伤,男人感情不如意,他会伤心,也许他会一生也走不出曾经的情感纠葛。可是女人呢?她往往不仅会伤心,还会伤肝伤肺,伤得五脏六腑溃败不堪,最终化作一缕青烟,一抔黄土。被情所杀的终是女人居多。这其中的原因是,男人的心里装着的不仅有女人,他心里还装着他的家、国、天下,他的责任和担当,而女人往往会把男人当成了她的家,她的国,她的天下。所以,在男人女人的心里,爱情的比重是不同的。比如陆游他一生除了时时追忆唐婉,还一直念念不忘为国分忧,那种“上马击狂胡”的豪放一直都在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)| 评论(1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