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姝伊

不念过去,不忧未来,静静等待春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秋渐凉,听虫吟唱  

2017-09-20 18:53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 

不知从入秋的哪天开始,虫的鸣声就嘹亮起来,到了夜晚它们叫得更欢。在晴朗的夜晚散步,头顶是朗朗秋月,身边是飒爽秋风,一河秋水倒映着五彩斑斓的霓虹灯,愈显秋的舒适和绚丽,这样的夜晚成了秋虫天然豪华的舞台。

初秋的虫儿鸣声太过热情和高亢,有招摇诱惑之嫌,远远近近,层层叠叠,此起彼伏,或粗粝,或细腻,似乎是一场永无谢幕的大合奏。偶尔也有一两声独唱,“滴滴-”“嘟嘟-”“叮--……,它一亮嗓子就划破了合奏的音律,像一位不合时宜的高音歌唱家,猝不及防地出现在小桥流水般的古琴声乐中。可略显突兀的独唱只会让合奏有片刻的停歇,此后又响了起来。虫鸣虽热情而高亢,但我并不觉得它们聒噪,反而会使内心沉静如水。虫鸣让人仿佛置身于秋天的田野中,想象着田野的广阔和丰收,想象着蟋蟀、蛐蛐浑身圆滚滚的肥硕,金铃子的玲珑饱满,心绪也舒展开来。我并不知道躲在草丛里鸣唱的虫是什么,是蝈蝈,是纺织娘,还是金铃子?也从未想过要拨开草丛,探究它的真面目,只喜欢它们用清唱的方式成就小城别样的欢腾。

寒露之后,秋风渐起,秋意渐浓,欢腾的虫鸣换成了浅吟低唱,好似少女轻抚着略带忧伤的琴声。对于居于水泥城高空中的人来说,在静谧的夜晚能到听秋虫的呢喃,可以安顿心绪,也可以引发愁思。常在深夜中,听见几声孱弱的虫鸣,就想起那些浑身碧绿的蝈蝈曾爬上乡间老屋的窗棂;想起葡萄架下的纺织娘“轧织、轧织”的叫声;想起在玉米地里肚子饱满的蟋蟀懒洋洋地在休憩,田野才是它们最宽广、最自由的大舞台。如今,这些蟋蟀,纺织娘们也如我一样,从乡间迁徙到水泥小城,不知道它们是否也有对失去故乡的伤感。深秋的一天我曾去一个村庄,正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。多数年轻人已经走出了村庄,留下了老人和孩子,失去年轻人的村庄中秋雨中更显衰老和落寞。我站在村头,忽然听到从一棵树的高处传来几声秋蝉凄惶的哀鸣。眼前的景象吞噬着我记忆中故乡的温暖和活力,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的凄凉悲切之感瞬间袭上心头。有些人家的房前屋后长满了荒草,偶尔从荒草中响起几声孱弱的虫鸣,似乎是纺织娘嘤嘤嗡嗡的低吟。眼前的荒烟蔓草,耳边响起的虫鸣,自然让人想起李白曾写的“络纬秋啼金井阑,微霜凄凄簟色寒”。络纬就是纺织娘,此时虽没有微霜凄凄,却是秋雨潺潺,我亦虽没有相思之人,却有薄暮寒蝉三两声,回头故乡千万里的失落之感。从古至今,凄切的蝉鸣和虫唱触发了多少人的愁思。

霜降之后,一层秋霜铺在枯草上,秋虫的吟唱也渐次稀疏、衰落了。不用细想也知道虫的生命即将谢幕,可这并不悲伤。生命本身就是一场演奏,高低起伏,盛大和谢幕都是必然。这些渺小的虫儿们,曾经在盛夏里高歌,在初秋里激情欢唱,在寒露中轻轻低吟。它们或热烈欢腾,或安静而从容,这本身不就是一个生命完美的过程吗?

《诗经》中说“七月在野,八月在宇,九月在户,十月蟋蟀,入我床下”。此时,窗外的蟋蟀还在鸣唱,当珍惜这九月的虫鸣啊,入了十月,虫儿们也将悄然离去了吧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